首页 > 国际新闻

《为了心中的英雄 他守护军魂36年》追踪报道之一:守墓人张秋良找到一烈士亲人

文章作者:来源:www.shijxysm.com时间:2019-09-13



Tacheng zero distance 3天前我想分享

8月2日,该报发表了一篇论文《为了心中的英雄 他守护军魂36年》,老将张秋良36年观察七位烈士之墓的故事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最近,张秋良在寻找亲人的故事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记者追踪并采访了张秋良,向读者展示了张秋亮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找到了古克兰殉道者的亲戚!” 8月17日,张秋良兴奋地对记者说。

守护沙湾县东湾镇卡子湾村烈士陵墓的张秋良终于在今年秋天收获了。

8月2日,经过多次调查,张秋良接到了老排长赵有禄的电话。

赵有禄和顾克让是同年(1976年)参军的战友,现已在陕西省汉中市退役。

张秋良将寻找烈士古柯告诉老排长关于他们的亲人。这位老排长听了之后非常感动,说他肯定会帮助找到顾克朗的亲戚。

没想到,第二天,赵有路打电话说,他找到了古柯的弟弟顾成,并把电话号码交给张秋良。

“看着姓名和电话号码,我刚刚看到了古柯家人的亲戚,手摇得非常厉害,电话号码无法拨出。”张秋良既兴奋又伤心,忍不住泪流满面。

平静了一会儿后,张秋亮拨打了顾成郎的电话。

“你好!我来自新疆。你是顾可健的兄弟吗?”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是”。

由于兴奋,张秋良不能说话很长时间。

“我是顾可健的同志,最后我找到你了 .”

当古城听了张秋亮的讲话时,已经是一声呐喊,有两个人在哭泣,泪流满面。

顾成淦说,他会尽快来新疆向他的兄弟致敬。

随后,记者拨通了谷成郎的电话,了解了他们家庭的情况以及对古柯的怀旧情绪。

古柯让烈士的母亲有九个孩子,顾可让第三个孩子。由于那年生活困难,我无法抚养这么多孩子。他们出生后不久就送了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

“我的三个孩子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很顺从。他的父母非常喜欢他。我和我的第三个兄弟睡在一头驴上,盖上被子。感觉特别好。他总是吃得好,不忍吃他偷偷偷偷地偷偷摸摸。我被窝窝给了我。“说到我哥哥,顾成玲首先想起了他哥哥的爱情。

1976年,初中毕业后,顾可要求报名参军。

“我没想到那个人说再见!”顾成郎也清楚地记得第三个哥哥离开前一天晚上的情景。

那天晚上,顾珂让新军穿上了他的身体,并穿上一朵大红色的花,站在狡猾的面前,兴奋地让他的哥哥顾成让,和弟弟一起听父母,努力学习,等他。从军队回来。

由于顾城第二天不得不去上学,他没有送他的兄弟。出乎意料的是,我兄弟的外表将永远固定在那个夜晚。

作为一名士兵抵达新疆后,顾珂要求给家人写几封信,告诉他的家人他的军队都很好,也就是说,他想家了,但是他没有回家探望两个亲戚。年份。

在1978年的冬天,这家人很长时间没有收到谷可健的来信。当他们焦虑不安时,两名穿着军装的人回家了。然后这家人哭成了一块。

“我从学校回家并听取了我哥哥的意见。第三个兄弟为了保护他的同志而牺牲了。部队来通知家人并送回了第三个兄弟的遗物。”谈到这一点,顾成哭了。

这件作品不好,新疆很远,我想去,不能去,我要忍受悲伤,把我的心思放在我心中的亲人身上。

“我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我的母亲现在已经89岁了。因为我哥哥的牺牲,我患了高血压。在过去的41年里,我母亲对我的三弟的想法从未被打断过。一年,清明节将走向新疆。我一直在念诵很长一段时间。每年的新年,我总是在新年前夜的餐桌上放一个碗和一双筷子。顾成郎知道他的母亲一直在期待她的儿子回家。

嗯,他在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供销合作社工作后退休。老大哥在农村生活得很好。在夏天,我的母亲回到村里和她的大哥住在一起。在冬天,她来到县城,与家人一起住在大楼里。那么,我的母亲每月可以领取2050元的烈士养老金,并且还找到了被送去的四个兄弟姐妹。一家人一直以为新疆找到了三兄弟的墓地,但经过这么多年,却找不到具体的地址,我觉得这辈子可能永远找不到第三个兄弟。 “顾成让呜咽说道。

我没想到接到张秋良打来的电话。那时候,古城让大脑空白,因为古柯几十年来都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

“特别感谢张秋良为三兄弟守墓几十年,也找到了我,我现在申请有关部门去新疆向三兄弟致敬。但我不敢告诉她妈妈,她老了,我知道。我肯定会去,但我们担心她的身体,然后告诉她什么时候到来!“从接到张秋亮的电话,顾成让的心情不再平静。当他和他的兄弟在一起时,他们会去工作,就像电影就像一个在我心中闪现的场景。

当记者和顾成让接听电话时,身边泪流满面的张秋良说:“我告诉顾成,在来新疆之前打电话给我,我会接他们。我在这里等他们。”

张秋良希望烈士的亲属尽快来到新疆,来到沙湾,来到卡子湾村,向他们讲述烈士的故事。

完成

孙平

收集报告投诉

8月2日,该报发表了一篇论文《为了心中的英雄 他守护军魂36年》,老将张秋良36年观察七位烈士之墓的故事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最近,张秋良在寻找亲人的故事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记者追踪并采访了张秋良,向读者展示了张秋亮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找到了古克兰殉道者的亲戚!” 8月17日,张秋良兴奋地对记者说。

守护沙湾县东湾镇卡子湾村烈士陵墓的张秋良终于在今年秋天收获了。

8月2日,经过多次调查,张秋良接到了老排长赵有禄的电话。

赵有禄和顾克让是同年(1976年)参军的战友,现已在陕西省汉中市退役。

张秋良将寻找烈士古柯告诉老排长关于他们的亲人。这位老排长听了之后非常感动,说他肯定会帮助找到顾克朗的亲戚。

没想到,第二天,赵有路打电话说,他找到了古柯的弟弟顾成,并把电话号码交给张秋良。

“看着姓名和电话号码,我刚刚看到了古柯家人的亲戚,手摇得非常厉害,电话号码无法拨出。”张秋良既兴奋又伤心,忍不住泪流满面。

平静了一会儿后,张秋亮拨打了顾成郎的电话。

“你好!我来自新疆。你是顾可健的兄弟吗?”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是”。

由于兴奋,张秋良不能说话很长时间。

“我是顾可健的同志,最后我找到你了 .”

当顾成仁听到张秋亮的故事时,他已经哭了起来,两个人正在流泪相互交流。

顾成淦说,他会尽快来新疆向他的兄弟致敬。

随后,记者拨通了谷成郎的电话,了解了他的家人和他对他的怀念。

Guk生下九个孩子给烈士的母亲并排名第三。由于那些年来生活艰难,许多孩子无法成长,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在出生后不久就被送走了。

“我的三弟从小就顺从而且明智,他的父母非常喜欢他。我和我的三个兄弟一直睡在康和一个被子上,这是非常亲热的。他总是不愿意吃美味的食物和晚上偷偷把它塞进我的床上。“说到我哥哥,古城首先让我想起了他哥哥的爱情。

1976年,初中毕业后,顾克仁就读军队。

“出乎意料的是,这是一场告别!”顾成郎清楚地记得桑吉离开前一天晚上。

那天晚上,顾可仁穿上了他的新军服和大红花。他站在炕前,兴奋地问他的哥哥顾成让他看。他告诉他的兄弟听他的父母并努力学习,直到他从军队回来。

由于顾成让第二天上学,他没有送他的兄弟。出乎意料的是,哥哥的外表总会在那天晚上得到修复。

古克仁在新疆担任士兵后,给家人写了几封信,告诉他们军队一切都很好,也就是说,他很想家,但他作为士兵两年后再也没有回家探亲。

在1978年的冬天,这个家庭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顾可杰的信。在他们的焦虑中,两名身穿军装的男子来到他们的家中。然后家人开始哭了起来。

“当我从学校回家时,我听到哥哥说第三个兄弟为了保护他的战友而死了。部队来告诉他们的家人并归还了三兄弟的遗体。此时,古城让呜咽窒息。

这件作品不好,新疆很远,我想去,不能去,我要忍受悲伤,把我的心思放在我心中的亲人身上。

“我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我的母亲现在已经89岁了。因为我哥哥的牺牲,我患了高血压。在过去的41年里,我母亲对我的三弟的想法从未被打断过。一年,清明节将走向新疆。我一直在念诵很长一段时间。每年的新年,我总是在新年前夜的餐桌上放一个碗和一双筷子。顾成郎知道他的母亲一直在期待她的儿子回家。

嗯,他在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供销合作社工作后退休。老大哥在农村生活得很好。在夏天,我的母亲回到村里和她的大哥住在一起。在冬天,她来到县城,与家人一起住在大楼里。那么,我的母亲每月可以领取2050元的烈士养老金,并且还找到了被送去的四个兄弟姐妹。一家人一直以为新疆找到了三兄弟的墓地,但经过这么多年,却找不到具体的地址,我觉得这辈子可能永远找不到第三个兄弟。 “顾成让呜咽说道。

我没想到接到张秋良打来的电话。那时候,古城让大脑空白,因为古柯几十年来都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

“特别感谢张秋良为三兄弟守墓几十年,也找到了我,我现在申请有关部门去新疆向三兄弟致敬。但我不敢告诉她妈妈,她老了,我知道。我肯定会去,但我们担心她的身体,然后告诉她什么时候到来!“从接到张秋亮的电话,顾成让的心情不再平静。当他和他的兄弟在一起时,他们会去工作,就像电影就像一个在我心中闪现的场景。

当记者和顾成让接听电话时,身边泪流满面的张秋良说:“我告诉顾成,在来新疆之前打电话给我,我会接他们。我在这里等他们。”

张秋良希望烈士的亲属尽快来到新疆,来到沙湾,来到卡子湾村,向他们讲述烈士的故事。

完成

孙平

http://map.81junmin.cn